Erehllits

虚伪羽翼
圣仪兽,六翼翱翔于天,为世界带来虚伪的光明。
百面无我
百种面相,无一为我。
无声坠落
天空...不,巨大的鲸鱼正在摔落之中。一声不响。
永咒超生
轮回之圆,一分为二,代价其一,永世不朽,代价其二,永世腐朽。
流 鱼水之欢
「汝为鱼,吾为水,愿汝暂享鱼水之欢。」
暗 溢出之恶
「魔力由暗影所染,由是,恶从吾身溢。」
终 逆转之融
「碾碎生成而时刻不停,此为吾罚。」
光 无论之光
「规则由吾,而非汝等。光临吾身,吾即白昼。」

【RWBY×Roman/Neo】枉費的尋覓

超赞的一篇文TAT

沫澱:


00.  
    
  I only have the man.  
  And someone took him from me.  
    
    
    
    
    
01.  
    
  有些事是即便Roman不說出口Neo也能立刻明白的事。  
  Neo總是不說話,她想Roman也從未寄望他能夠聽到Neo的回應。  
    
  他命令,然後她點頭聽命。  
  向來如此。  
  Roman不問她的意見,因為Neo從來不曾對他吩咐過的事異議分毫。  
  他的容顏府下,眼睛下望著她的注視,偶爾他會這樣凝視著她而不說廢話分毫,她便明白了他所欲要吐出的話語。  
    
  無論如何,就如同Roman認為Neo跟隨在他身邊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Neo亦無從想像她前方沒有Roman的景象又會是如何。  
  她不能說Roman的體內聯繫著她自己,但Neo知曉自身的成分都無法抽離Roman的存在,她不會說自己依附在Roman上生存,可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絕對不能忍受無法追隨在Roman身邊的自己。要說Neo最深愛著自己的哪個部分,那就是她能夠得以在這個位置默默凝視著那個男人的這一點。  
  能夠注視他就夠了、服從他就夠了。Neo不會滿足這些以外的任何一件事,她的貪婪不會踰矩到她與Roman世界以外的部分。  
    
  然後難以忍受的事情發生了。  
    
  無從容忍、無從原諒,無從諒解、無從接納。  
  Neopolitan一生、永遠、一輩子,絕對不願意迎來的那一刻,在她從高空中跌落的那一刻,她回頭與那個男人的對視中,她是想呼喚他的名字的,要怎麼樣才能從Roman的眼神中得到回應呢?Roman有時會親自下令、用視線溝通,抑或什麼都不做,無論哪一種,Neo都能立即明白他的心意,她一直以自己這一點自豪。──所以Roman開口叫換了她的名字。  
  她的眼睛也這麼呼喚:Roman。  
  為何她必須離開Roman不可?  
  她的世界要是排除了那個男人便什麼也不是了。  
    
  墮落後著地的那一刻,Neo開始試圖尋找Roman。  
    
    
    
    
    
02.  
    
  她找不到他。  
    
  哪裡都找不到。  
    
  見不到他、聽不見他、感受不到他。  
  如同寒冬中呼出的暖意,如同春天的暖意而消弭無蹤的融雪,寒冰覆蓋而春風吹撫,血肉之軀的死亡與露水蒸散的那一刻是化為相同的存在,Neo不曾死去過、她也不覺得自己算真正活過,但是她親手奪走的生命不計其數,所以她得以理解。  
  理解那是多麼枉費與毫無意義的事情。  
    
  那是一場──枉費的尋覓。  
  她想她在這個世界上再也遍尋不著Roman Torchwick了,他的拐杖、黑色禮帽、打火機、雪茄,一個都沒有留下。緬懷他的氣味他的痕跡,就像踏入湖水中,試圖尋找烙印在水中的足跡一樣徒然。  
  在以前她與他兩人獨自生存與生活的年代,Roman曾經得意洋洋地對她說過,要一個人從世界上徹底消失、連根拔除,是輕而易舉的事──比方說,只要雇主希望,他便可以辦到;又或者只要他期望如此,他亦能毫無羞愧之意地去消除某人。  
  殺害某人的痕跡、消耗某人的存在、掠奪某人的所有。  
  Roman Torchwick是多麼擅長這方面,她再清楚不過。  
    
  RomanTorchiwick對Neo斬釘截鐵地這麼保證過了;  
  也正因為他說過了,所以Neo佇立在飛船碎片堆疊而成的廢墟中,才能立刻明白過來。  
    
  明白他再也不會回到自己身邊。  
    
    
    
    
    
03.  
    
  她在落地前便聽到爆炸聲,遠方的天空傳來烈火的熱焰與不祥的齒輪與機械相磨崩解過後的嘶吼,Neo艱難地回過頭,看見她離開不久的船如同她一般墮落了。  
  天空的那一頭並非也是廣大無際的蒼穹,沒有光輝統御,也不會讓靈魂飛向它的懷抱,只有在天空徘徊的戮獸們從地域深淵吐出的嘶聲吶喊懷盪在空中,她看著那些外型類似鷹的龐然巨物心底發涼,Neo從未對這些下賤的野獸們恐懼分毫,她也沒有任何畏懼的理由──但是,但是,  
  為何她如今打從心底感到厭惡?  
    
  Neo在飛越一棟建築物的正上空時,於半空中收起傘,在沒有槍枝的後座力的情況下向下墮落,下降到一定高度後,她再度撐開陽傘緩衝,在腳尖觸地的那一瞬間,她立刻展開受身。  
  她在建築物的邊緣之上瞻望,向上仰望只看見鳥獸與黑暗,水平線延伸過去的地面--搭乘Roman船隻的殘骸支離破碎,就墮落在那裏──她是這麼想像的、她也只能這麼想像,因為由她的角度Neo事實上只能看到黑煙,想必事實也相差不遠吧。  
    
  待她趕到時,她沒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但她能夠想像那個答案。  
    
  要她遺忘Roman就人腦構造來說是很簡單的一件事,然而對Neo而言打從一開始便沒有這個選項的存在。  
  ──It’s not what I have to gain.  
  ──It’s that I can’t afford to lose.  
  Roman曾這樣說過,所以她也是的。她永遠如此。  
  她不能遺忘他,她不可能放棄大腦中任何存放他的記憶片段,就是碎片也好,她一個都不放手。最為可悲的現實,是Neo自身也理解到作嘔欲吐的事:並不是她做不到,僅僅只是她不願意。  
  Neopolitan的生命便是Roman Torchiwick人生的延伸,若是要她抽離屬於他的成分獨活,她寧可自盡。  
    
  她不由自主地鬆開了握住傘柄的手指,她的武器、她的氣力、外向力、Aura,都不再屬於自己的了。  
  或許原本就不是她的也說不定。  
  她不知怎麼地,在這般景象中想起了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Roman說等他們降落後,要再帶她去喝一杯咖啡。  
    
    
    
    
    
04.  
    
  其實她並不喜歡咖啡。  
  只是和茶比較起來,她會選擇咖啡。  
  Neo一直覺得自己應該找個機會告訴Roman,她比較想喝果汁。  
    
  「──茶?咖啡?」  
  她對第二個選項點了點頭,Roman便為她點了杯咖啡,順手加了三匙糖。  
  Neo對食物的喜愛與嗜甜的程度與她的外表幾乎一致。Roman一次都沒有嘲笑過她。  
  她不知道Roman究竟視她為「什麼」,跟班嗎?部下?無論哪一種都可以的,只要能夠留在他的身邊,她此生要作為什麼生物都可以。作狗、作貓,說她是地下街的鼠輩也行。  
  如果真能作為家人一樣,那就太棒了。  
  每次當Roman和她一起享受下午的時間時,她就會想著一般所謂的家人會像是她和Roman這樣嗎?她沒有家人所以無法判斷,對了,Roman也說他沒有家人。  
    
  那天Neo聽命完成了任務歸來,Roman攜著她到了咖啡廳,她認為Roman其實是更為適合出入酒吧形象的人──可是和Roman兩個人窩在咖啡廳的感覺異常舒暢,Neo輕輕掀起嘴角,開心地笑了。  
  然後Roman開始闊論高談,Neo笑瞇瞇地喝著咖啡,默不作聲地聽他說話。  
  那總是他們一天最開心的時間。  
    
  不論今生或來世,總是那個男人引導著她,總不離棄,引領著她的目光來到他的皮鞋跟前、引領她的心撫觸到雙足──她與Roman的對視中尋求而得的訊息。  
  她沒有目標;沒有目的。  
  隨波逐流,僅在他的一聲吩咐中尋求理由,他要是喜歡、要是他說有必要如此,Neo會笑著取下某人的首級,她樂於如此,與他一同玩弄黑社會裡面每條骯髒巷子是最開心的事。  
  Roman不只有Neo,Neo卻只有他。  
  初次見面那一天,她就用視線告訴他,屬於她的一切就只有這點程度的份量,Roman收回原先要一發轟掉她腦袋的槍口,然後取走了她。  
  他取走她,並將Neopolitan擺置在自己身側。  
    
  他們從來不是不可分離的個體。  
    
  船隻爆炸產生濃煙竄升至天際,火勢越燒越大,這個城市的人因為她與Roman等人的破壞,維安系統完全失靈,人逃鳥散,不會有人過來控制火勢的蔓延。  
  Neo已經管不上即將燃燒到她衣角的烈焰和被她棄置在一旁的洋傘。  
  在她的眼裡,火焰與周遭聚集的戮獸皆未倒映在她眼中。  
    
  ──要是,  
  要是她能夠稱得上是寄生在Roman體內的生命就好了、要是她真的依附他而生存就好了,那樣在Roman死去的那一刻,她也得以將生命抽離出自己的血肉之軀。  
  她每日早晨都隨著與他呼吸的第一口氣而活過來;每個夜晚則隨著他的吐氣而嚥氣。  
  但那是不可能的。  
  是不可能的。  
    
  Neo蹲下身子,將頭顱埋入雙膝中,一邊啜泣一邊這樣想:  
    
    
  ──她明明只是想和他生活在一起呢。  
    
    
    
    
    
05.  
    
  ──It’s not what I have to gain.(這無關乎我能得到什麼)  
  ──It’s that I can’t afford to lose.(而是我承擔不起失去)  
    
    
    
    
    
 -Fin-  
    
    
    
  
  
  「It’s not what I have to gain.  It’s that I can’t afford to lose.」
  我真的好喜歡Roman的這個台詞喔…唉能推測的隱情網路上也推測的差不多了,大概就是Roman是為了避免失去所以才加入了Cinder一方。
  而基本上Roman這個角色的價值也就到此為止吧,對於RT來說,他就是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角色。

  這篇是我寫給我最愛的配對、最愛的角色的紀念,給Roman Torchiwick和Roman/Neo這個配對。
  除非Roman再復活,我不會再追下去了,永別了RWBY,在他們殺死了我最愛的角色的當下,它仍然是一部非常棒的作品,但是我就是沒辦法了,所以掰掰了。
  感謝RWBY兩年多來帶給了我這麼多歡樂……和現在深痛欲絕的悲傷。
  
  所以我到底為什麼要在情人節這天寫死別文!!??

评论

热度(69)